子子子。

非洲婶 瑶妹死忠粉一枚 最爱曦瑶
free全员吹 最爱遥小天使
文豪野犬 敦吹 吃all敦

是曦瑶的仓鼠版√

感谢基友的粮

啊啊啊啊我爱曦瑶

49

(all审)神之作

 黑暗本丸

无脑之作,文笔不好请见谅

结局不定向,看心情和自己的脑回路

3.


"大人您终于来了!"前田看着眼前的白发少年不禁眼眶发红,自己盼望的事情终于来到了,本丸里的各位都可以得到帮助了,真的是太好了


"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去做到的啦!"浔揉了揉眼前这个眼眶微红的可爱少年,灰色的眸子里掩盖不住的笑意溢了出来。


  "大人,您,真的太好了。"


  "前田你不要夸我啦,我很不好意思的。"兴许真的是少年有些害羞,他不自觉的挠了挠头。


  "嗯!"前田揉了揉眼睛,脸上浮现出了微笑。


   这位大人还真是温柔啊,一旁的狐之助看着一人一刀和谐共处的画面不自觉感叹道。


  "对了前田,你们这里有没有可以遮住脸的东西?"浔不想将自己的脸暴露给其他陌生人,首要是因为他的身份过于特殊,其次是因为他不喜欢将自己的脸公布于众,人,啊不,神总要有一些隐私的,如果没有神秘感那可就不好玩了。


 "嗯,,,有倒是有,不过是一些不怎么好看的面具。"前田回忆了一小会,想起来了原审神者为了增加鹤丸对自己的好感度,买的许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中似乎还有那么几个面具。


 "等我先把他们对关于我的样貌的记忆消除,你就带我去拿一下吧。"说着说着,浔把手悬在两把刃的面部之上,开始了他的记忆清除。


 一道光芒闪现,空中出现了想胶卷一样的记忆录。


  浔找到刚刚他们和他相关的记忆,手指轻轻一划,将自己的脸部变的模糊起来,然后把手握拳,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,十分熟练。


  看来这位大人经常这么干了,狐之助舔了舔爪子,心里默默想到。


  "大人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您长得一点都不丑,不必担心被碾压的。"前田说的没错,浔一点都不丑,相反,他的容貌可以赛过任何一个标致的付丧神。


  白色的长发非常随性的散落在肩头,白色的肌肤堪比一块质地上好的羊脂玉,灰色的眼睛使得他更为神秘,黑色的汉服简易到恰当好处,给人以一种"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"的感觉。


   "这个嘛,当然是因为好玩啊。"浔站起来身,笑的深不可测。


  "唉?!"前田和狐之助同时受到了惊吓,大人您这样皮难道不怕被围殴吗!?


  "大人您终于来了!"前田看着眼前的白发少年不禁眼眶发红,自己盼望的事情终于来到了,本丸里的各位都可以得到帮助了,真的是太好了!


"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去做到的啦!"浔揉了揉眼前这个眼眶微红的可爱少年,灰色的眸子里掩盖不住的笑意溢了出来。


  "大人,您,真的太好了。"


  "前田你不要夸我啦,我很不好意思的。"兴许真的是少年有些害羞,他不自觉的挠了挠头。


  "嗯!"前田揉了揉眼睛,脸上浮现出了微笑。


   这位大人还真是温柔啊,一旁的狐之助看着一人一刀和谐共处的画面不自觉感叹道。


  "对了前田,你们这里有没有可以遮住脸的东西?"浔不想将自己的脸暴露给其他陌生人,首要是因为他的身份过于特殊,其次是因为他不喜欢将自己的脸公布于众,人,啊不,神总要有一些隐私的,如果没有神秘感那可就不好玩了。


 "嗯,,,有倒是有,不过是一些不怎么好看的面具。"前田回忆了一小会,想起来了原审神者为了增加鹤丸对自己的好感度,买的许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中似乎还有那么几个面具。


 "等我先把他们对关于我的样貌的记忆消除,你就带我去拿一下吧。"说着说着,浔把手悬在两把刃的面部之上,开始了他的记忆清除。


 一道光芒闪现,空中出现了想胶卷一样的记忆录。


  浔找到刚刚他们和他相关的记忆,手指轻轻一划,将自己的脸部变的模糊起来,然后把手握拳,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,十分熟练。


  看来这位大人经常这么干了,狐之助舔了舔爪子,心里默默想到。


  "大人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您长得一点都不丑,不必担心被碾压的。"前田说的没错,浔一点都不丑,相反,他的容貌可以赛过任何一个标致的付丧神。


  白色的长发非常随性的散落在肩头,白色的肌肤堪比一块质地上好的羊脂玉,灰色的眼睛使得他更为神秘,黑色的汉服简易到恰当好处,给人以一种"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"的感觉。


   "这个嘛,当然是因为好玩啊。"浔站起来身,笑的深不可测。


  "唉?!"前田和狐之助同时受到了惊吓,大人您这样皮难道不怕被围殴吗!?


  "大人您终于来了!"前田看着眼前的白发少年不禁眼眶发红,自己盼望的事情终于来到了,本丸里的各位都可以得到帮助了,真的是太好了!


"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去做到的啦!"浔揉了揉眼前这个眼眶微红的可爱少年,灰色的眸子里掩盖不住的笑意溢了出来。


  "大人,您,真的太好了。"


  "前田你不要夸我啦,我很不好意思的。"兴许真的是少年有些害羞,他不自觉的挠了挠头。


  "嗯!"前田揉了揉眼睛,脸上浮现出了微笑。


   这位大人还真是温柔啊,一旁的狐之助看着一人一刀和谐共处的画面不自觉感叹道。


  "对了前田,你们这里有没有可以遮住脸的东西?"浔不想将自己的脸暴露给其他陌生人,首要是因为他的身份过于特殊,其次是因为他不喜欢将自己的脸公布于众,人,啊不,神总要有一些隐私的,如果没有神秘感那可就不好玩了。


 "嗯,,,有倒是有,不过是一些不怎么好看的面具。"前田回忆了一小会,想起来了原审神者为了增加鹤丸对自己的好感度,买的许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中似乎还有那么几个面具。


 "等我先把他们对关于我的样貌的记忆消除,你就带我去拿一下吧。"说着说着,浔把手悬在两把刃的面部之上,开始了他的记忆清除。


 一道光芒闪现,空中出现了想胶卷一样的记忆录。


  浔找到刚刚他们和他相关的记忆,手指轻轻一划,将自己的脸部变的模糊起来,然后把手握拳,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,十分熟练。


  看来这位大人经常这么干了,狐之助舔了舔爪子,心里默默想到。


  "大人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您长得一点都不丑,不必担心被碾压的。"前田说的没错,浔一点都不丑,相反,他的容貌可以赛过任何一个标致的付丧神。


  白色的长发非常随性的散落在肩头,白色的肌肤堪比一块质地上好的羊脂玉,灰色的眼睛使得他更为神秘,黑色的汉服简易到恰当好处,给人以一种"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"的感觉。


   "这个嘛,当然是因为好玩啊。"浔站起来身,笑的深不可测。


  "唉?!"前田和狐之助同时受到了惊吓,大人您这样皮难道不怕被围殴吗!?


   

    前田带着浔来到杂物堆放室,找出了那几个看着很奇怪的面具。浔略带嫌弃地拿了起来,然后仔细看了看,开了口道:“还好这个面具够干净,稍加修改便可看起来让人比刚刚舒服些。”

   浔让前田找出了一盒颜料还有一只毛笔。浔五指执笔,稍蘸了蘸颜料,用另一只手收拢了一下袖口,便开始自己的“大业”。

   待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, 前田抱狐之助稍稍往前趋了趋身,随即露出了诡秘莫测的笑容。

   乱和今剑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入手室,并且都被入手了,不禁对浔少了一丝敌意。

   “乱,你说他会不会是个好人啊?”今剑由于被三条家的刃保护的比较好,所以暗堕的程度微乎其微。

   “人类都不可信,今剑你还是太单纯了啊!”乱指着今剑,有种铁不成钢的感觉。

   “……”今剑一阵沉默。

   “好了不说了,赶紧回去吧,不然大家等急了怎么办。”乱一边说着一边急匆匆的把今剑拉着往回跑。

  “我们完完整整的回来了!”乱一把将门推开,然后朝着众人报了个平安。

   “乱,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我们差点就要杀出去了!”一期一振见他们回来赶紧冲了上去,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他们身上有没有伤。

   “你们的伤,不见了?”一期一振检查了一遍,发现他们身上不但没有旧伤,反而身上的伤全没了,这让一期一振有些意外。

   “那个人类帮我们入手过了。”今剑看着自己手中的本体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他不知道到底要不要选择相信,那个人类给他的感觉是不差的,但是伙伴认为人类一定是坏的。

  “这个人类真是聪明,居然想到用替我们入手的方式来让我们放松警惕。”一旁的鹤丸略带严肃的说到。不过随后又说:“不过这样才好玩呢!”

  “今剑,你们回来看到前田了吗?他说他要出去透透气,结果已经好久没有回来了。”平野向乱询问自己兄弟的去向。

  “没……”今剑仔细思考了一下,发现自己的印象中不仅没有前田的,而且他也不记得那个人类的模样了。

  “乱,你还记得那个人类的模样吗?”今剑问和自己一同去刺杀那个人类的样貌。

“你这么一说……我好像真的不记得了……”

   

13

幼体瑶妹√

私心打个曦瑶√

3 19

(all审)神之作

    黑暗本丸
    

    无脑之作,结局不定向


    文笔不好纯属瞎写


   2.


“这里好像还不是那么脏。”入手室几乎没有一点垃圾和杂物,只是有那么一层薄薄的灰尘。


“由于这个本丸的前任审神者不曾和付丧神们入手,所以入手室被荒废了。”狐之助翻出本丸的记录讲给浔听。


“我知道了。”浔将两刀拖去入手室中间,然后朝他们灌输灵力。


“对了大人,如果想要让刀剑男士们修复的快一些,可以用加速符的。”狐之助从一个箱子里翻找出两张加速符,然后用牙齿轻轻咬出,把它们叼去给浔。


“谢谢小狐啦。”浔接过加速符,揉了揉狐之助,然后把加速符往两把刃上一贴,静静等待他们醒来。


“大人!!”门突然被推开,一位棕色短发的付丧神大喘气的跑到浔的面前。


“啊,是前田啊。”浔朝着眼前这位付丧神笑了笑。

 

   前田藤四郎是浔第一个见到的并且对他好的付丧神。

  

  当初他身负重伤跌跌撞撞的走到sz门口随即倒地,sz看到后都没想过要救他,可是浔的求生欲使得他抓住一个sz工作人员的衣角,用微弱的几乎听不清的声音喊出了救命,sz看他奄奄一息觉得他是一个麻烦,想要摆脱浔可是由于浔的力气太大,无法挣脱,这时他们突然想起跪在sz门口的前田藤四郎。

   

  为了摆脱他,sz将浔甩给前田,他们骗前田只要救回浔就可以拯救这个本丸里的同伴。

  

前田听到后自然很是开心,于是尽最大的努力救治着浔。

  

  由于本丸的其他同伴暗堕程度都太厉害了,所以前田只能将浔藏起来,在暗中细细照料他。

 

  有了前田的照料再加上浔的神之体质,浔很快就恢复了。

 

  浔康复后,非常感激前田,便向sz申请审神者一职。


  当sz的工作人员再次见到他时不禁大吃一惊,问他怎么活下来的,明明应该死了才对。当时浔察觉到了不对,一把抓起他的领子问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
   sz的人感受到他强大的灵力便知道他不是普通人,留下他一定是个麻烦,于是抽出刀就是往浔的身上砍。


  让他想不到的是,浔不仅仅是灵力强大这么简单,而且他还拥有神位。


  神位——凌驾于任何有灵力的普通人之上,传说中受到万物祝福的神之子才有的专属职位。


  “啧,想要杀我,除非你是主神,不然你根本没有能力杀我。不对,应该是连与我抗衡的能力都没有。”


   不屑的语气中掺杂着一些警示的意味。


  一看就是一个不好惹的主——这是sz人员对浔的定位。


23

尝试画一只超凶(可爱)的团子√

(all审)神之作

(all审)神之作
   黑暗本丸
   无脑之作,结局不定向
   文笔不好纯属瞎写
  
  
1.
    浔把手贴在眼前巨大的枯树上,将自己体内的灵力缓缓注入其中,突然枯树散发出了源源不断的淡蓝色的光芒,虽然光芒十分柔和,但是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。

    由于灵力如此之强大,使得三日月宗近感受到了浔那没有一丝温暖的灵力。
   “新的审神者吗……” 三日月的眉头微微一皱,语气中不带有一丝感情。

      “那么,这样可以了吗?”浔在输入灵力完毕后,微微歪了歪头,朝着他怀中的狐之助问道。

     “嗯,大人做的很棒呢!不愧是“神之作”呢!”狐之助对于浔的灵力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,顺便往浔的怀里蹭了蹭。

   “小狐,请你不要再提起这个“神之作”这个事了。”浔虽然脸上和语气中都没有不悦,但是狐之助毕竟是有经验的式神,一下子就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了。

   “啊……抱歉啊大人……”狐之助低下了毛绒绒的脑袋,可怜兮兮的说出这句话。
 
   “没事的啦,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呢。”浔微笑着揉了揉狐之助的头。
  
  “大人真是温柔呢。”狐之助享受的眯了眯眼。果然大人的手掌很温暖呢。
  
“那么,一起去看一看这座黑暗本丸吧!”温润如水的声音配上青年的容貌,很难让人联想到眼前这位新任审神者是活了几千年的神。
 
   浔与狐之助一路上有说有笑,不紧不慢的走到了本丸门口。
  
   门外,一阵浓烈的血腥味与黑暗的气息蔓延到了浔的周围。推开门,破破烂烂的屋子不堪入眼,地上的血渍到处都是,这座本丸的一切无一不显示它是一座暗堕本丸。

   “这座本丸的暗堕程度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了吗?”浔看着眼前的事物不但没有自乱阵脚,反而却平静的观察起了这座本丸的情况。

   狐之助从浔的怀中跳了出来,仔细的在本丸门口转了两圈,爪子在地上划来划去,也不知在干些什么。

  “小狐,你在干什么?”浔看着狐之助的动作,有些不解。

“大人,我刚刚把土壤中的血与前任审神者的血做了一下比较,发现这是前任审神者的血。”狐之助用小爪子拍了拍地,抬着头一本正经的对浔报道。

  “噗嗤,小狐你这样一本正经的真的好可爱啊。”浔看着狐之助不禁笑出了声。

   “大人!!现在不是该讨论这个的时候!您应该是要小心这些付丧神才对的!”狐之助对于浔的话表示非常不满。

   “抱歉抱歉,我会好好干的。”浔向狐之助赔了个不是。

   狐之助看着浔的道歉态度后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“也就是说……这些刀剑弑主吗……那还真是伤脑筋呢。”浔挠了挠头,叹了口气。哎,伤脑筋。
  
  “那让我先去试探一下吧。”浔拉开屋子的门,向里面大胆走去。
  
  突然一振白刃扑面而来,浔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白刃砍了一刀,随即倒下。

   “不是吧,新任审神者这么弱?sz真是越来越弱了,居然拍一个这么弱的人来,连玩玩的机会都没有了啊。”今剑看着地上浑身是血的浔,不禁唏嘘了几句。
 
  “干的好今剑,咱们可以办庆功宴了!”现在一旁的乱看到此行此景激动万分。

  “你……你们……你们怎么可以这样?!”狐之助刚刚进来就看到倒在地上不起的浔,气的连话都说不好了。
 
  “喂喂喂,他这么弱,我们怎么有办法啊。”今剑摆了摆手装作无奈的样子。

 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!”狐之助跺了跺脚,它对于今剑的话无法反驳。

  “就是就是!”乱也附和道。

  “你们!”

   “两位,你们这么欺负一只可爱的小狐狸难道不会亏对于良心吗?”在一旁装死了很久的浔终于看不下去了,坐起身来,撑着头问道。
 
   “你……你不是……不是死了吗……?怎么……怎么可能活过来了……?”这下子轮到今剑说不上话来了。

   “嘶……头好疼啊,如果刚刚避过去了就好了,为什么要受这种罪啊……哎,我怕不是傻了。”浔自顾自的抱怨了起来,丝毫没有管今剑的问题。
 
   “喂!你怎么不听人说话?”乱指着浔大声质问。

  “哎,这一身血怎么办啊……一进来碰到两个不尊老的小孩子,运气真差……”浔依旧自顾自的抱怨。

   “欺人太甚!”乱拔出本体朝浔砍去。

   “哎……又来……”浔用两根手指夹住乱的本体,然后教育道“少年莫冲动,冲动是魔鬼,你想想你的家人教你的尊敬老人,你再想想你对我的态度,你说你是不是很不礼貌啊,你再看……”

  “闭嘴!”乱尝试将本体收回却发现自己的力气没有浔大,于是叫一旁的今剑过来帮忙,可今剑却吓的瑟瑟发抖,无论乱怎么叫他他都没听见。

  “……哎……是时候给你们收拾烂摊子了。”浔用灵力让两个付丧神进入昏迷状态,拖着就走。

在一旁的狐之助看了只想说:大人,干的漂亮!

4 31


尝试瞎摸一个私设凯佬√

真香√

尝试半夜摸鱼……
画完后发现自己画的是个啥

1
 

© 子子子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