秣孽。

非洲婶 世界第一歌仙吹w!
瑶妹死忠粉一枚 最爱曦瑶
free全员吹 最爱遥小天使
文豪野犬 敦吹 吃all敦
热爱all新 主快新w
刺客伍六七 柒七超好吃啊!

(all审)神之作

 黑暗本丸

无脑之作,文笔不好请见谅

结局不定向,看心情和自己的脑回路

3.


"大人您终于来了!"前田看着眼前的白发少年不禁眼眶发红,自己盼望的事情终于来到了,本丸里的各位都可以得到帮助了,真的是太好了


"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去做到的啦!"浔揉了揉眼前这个眼眶微红的可爱少年,灰色的眸子里掩盖不住的笑意溢了出来。


  "大人,您,真的太好了。"


  "前田你不要夸我啦,我很不好意思的。"兴许真的是少年有些害羞,他不自觉的挠了挠头。


  "嗯!"前田揉了揉眼睛,脸上浮现出了微笑。


   这位大人还真是温柔啊,一旁的狐之助看着一人一刀和谐共处的画面不自觉感叹道。


  "对了前田,你们这里有没有可以遮住脸的东西?"浔不想将自己的脸暴露给其他陌生人,首要是因为他的身份过于特殊,其次是因为他不喜欢将自己的脸公布于众,人,啊不,神总要有一些隐私的,如果没有神秘感那可就不好玩了。


 "嗯,,,有倒是有,不过是一些不怎么好看的面具。"前田回忆了一小会,想起来了原审神者为了增加鹤丸对自己的好感度,买的许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中似乎还有那么几个面具。


 "等我先把他们对关于我的样貌的记忆消除,你就带我去拿一下吧。"说着说着,浔把手悬在两把刃的面部之上,开始了他的记忆清除。


 一道光芒闪现,空中出现了想胶卷一样的记忆录。


  浔找到刚刚他们和他相关的记忆,手指轻轻一划,将自己的脸部变的模糊起来,然后把手握拳,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,十分熟练。


  看来这位大人经常这么干了,狐之助舔了舔爪子,心里默默想到。


  "大人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您长得一点都不丑,不必担心被碾压的。"前田说的没错,浔一点都不丑,相反,他的容貌可以赛过任何一个标致的付丧神。


  白色的长发非常随性的散落在肩头,白色的肌肤堪比一块质地上好的羊脂玉,灰色的眼睛使得他更为神秘,黑色的汉服简易到恰当好处,给人以一种"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"的感觉。


   "这个嘛,当然是因为好玩啊。"浔站起来身,笑的深不可测。


  "唉?!"前田和狐之助同时受到了惊吓,大人您这样皮难道不怕被围殴吗!?


  "大人您终于来了!"前田看着眼前的白发少年不禁眼眶发红,自己盼望的事情终于来到了,本丸里的各位都可以得到帮助了,真的是太好了!


"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去做到的啦!"浔揉了揉眼前这个眼眶微红的可爱少年,灰色的眸子里掩盖不住的笑意溢了出来。


  "大人,您,真的太好了。"


  "前田你不要夸我啦,我很不好意思的。"兴许真的是少年有些害羞,他不自觉的挠了挠头。


  "嗯!"前田揉了揉眼睛,脸上浮现出了微笑。


   这位大人还真是温柔啊,一旁的狐之助看着一人一刀和谐共处的画面不自觉感叹道。


  "对了前田,你们这里有没有可以遮住脸的东西?"浔不想将自己的脸暴露给其他陌生人,首要是因为他的身份过于特殊,其次是因为他不喜欢将自己的脸公布于众,人,啊不,神总要有一些隐私的,如果没有神秘感那可就不好玩了。


 "嗯,,,有倒是有,不过是一些不怎么好看的面具。"前田回忆了一小会,想起来了原审神者为了增加鹤丸对自己的好感度,买的许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中似乎还有那么几个面具。


 "等我先把他们对关于我的样貌的记忆消除,你就带我去拿一下吧。"说着说着,浔把手悬在两把刃的面部之上,开始了他的记忆清除。


 一道光芒闪现,空中出现了想胶卷一样的记忆录。


  浔找到刚刚他们和他相关的记忆,手指轻轻一划,将自己的脸部变的模糊起来,然后把手握拳,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,十分熟练。


  看来这位大人经常这么干了,狐之助舔了舔爪子,心里默默想到。


  "大人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您长得一点都不丑,不必担心被碾压的。"前田说的没错,浔一点都不丑,相反,他的容貌可以赛过任何一个标致的付丧神。


  白色的长发非常随性的散落在肩头,白色的肌肤堪比一块质地上好的羊脂玉,灰色的眼睛使得他更为神秘,黑色的汉服简易到恰当好处,给人以一种"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"的感觉。


   "这个嘛,当然是因为好玩啊。"浔站起来身,笑的深不可测。


  "唉?!"前田和狐之助同时受到了惊吓,大人您这样皮难道不怕被围殴吗!?


   

    前田带着浔来到杂物堆放室,找出了那几个看着很奇怪的面具。浔略带嫌弃地拿了起来,然后仔细看了看,开了口道:“还好这个面具够干净,稍加修改便可看起来让人比刚刚舒服些。”

   浔让前田找出了一盒颜料还有一只毛笔。浔五指执笔,稍蘸了蘸颜料,用另一只手收拢了一下袖口,便开始自己的“大业”。

   待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, 前田抱狐之助稍稍往前趋了趋身,随即露出了诡秘莫测的笑容。

   乱和今剑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入手室,并且都被入手了,不禁对浔少了一丝敌意。

   “乱,你说他会不会是个好人啊?”今剑由于被三条家的刃保护的比较好,所以暗堕的程度微乎其微。

   “人类都不可信,今剑你还是太单纯了啊!”乱指着今剑,有种铁不成钢的感觉。

   “……”今剑一阵沉默。

   “好了不说了,赶紧回去吧,不然大家等急了怎么办。”乱一边说着一边急匆匆的把今剑拉着往回跑。

  “我们完完整整的回来了!”乱一把将门推开,然后朝着众人报了个平安。

   “乱,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我们差点就要杀出去了!”一期一振见他们回来赶紧冲了上去,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他们身上有没有伤。

   “你们的伤,不见了?”一期一振检查了一遍,发现他们身上不但没有旧伤,反而身上的伤全没了,这让一期一振有些意外。

   “那个人类帮我们入手过了。”今剑看着自己手中的本体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他不知道到底要不要选择相信,那个人类给他的感觉是不差的,但是伙伴认为人类一定是坏的。

  “这个人类真是聪明,居然想到用替我们入手的方式来让我们放松警惕。”一旁的鹤丸略带严肃的说到。不过随后又说:“不过这样才好玩呢!”

  “今剑,你们回来看到前田了吗?他说他要出去透透气,结果已经好久没有回来了。”平野向乱询问自己兄弟的去向。

  “没……”今剑仔细思考了一下,发现自己的印象中不仅没有前田的,而且他也不记得那个人类的模样了。

  “乱,你还记得那个人类的模样吗?”今剑问和自己一同去刺杀那个人类的样貌。

“你这么一说……我好像真的不记得了……”

   

评论
热度(15)

© 秣孽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